正泰资讯

斗地主“斗”死人 牌友要不要赔偿

2012/08/10

厦门一大学生打牌输了被罚深蹲后猝死

      谁都没想到,打牌斗地主会出人命,但是这个惨剧就真实地发生在福建厦门的一所民办高校中。室友们约定,谁输了就要做100下“深蹲”。结果,小关输了,做完“深蹲”,倒地猝死。小关的妈妈肖女士怎么也想不通,平时健康的儿子,怎么就死在了牌桌旁?近日,肖女士一纸诉状将儿子的牌友及儿子就读的厦门华天涉外职业技术学院告上了法庭,索赔56万多元。
      大学生打牌后猝死,牌友要不要赔偿?学校又该不该担责?法庭之上,这些问题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近日,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校方补偿肖女士精神损失费4万元,翁同学、谢同学分别补偿肖女士精神损失费5000元,而江同学无须补偿。
      死者小关是厦门华天涉外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一新生。事发三天前,小关的妈妈高高兴兴送儿子去学校报到。转眼之间,儿子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肖女士怎么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肖女士说,2011年8月31日晚上,她刚洗漱完毕,儿子就读的学校打来电话。称她的孩子“出事了”。“出事”的理由很离奇,让肖女士听了都难以置信。
      原来,小关是“打牌致死”的。当天一起打牌的四个牌友,包括小关在内,都是学校2011级新生,同在一个宿舍住宿。事发当天,晚饭后,江同学、翁同学和谢同学三人在宿舍玩“斗地主”,并约定每输一次牌的人要做10下“俯卧撑”或“深蹲”,谁先累计输到100下时,就要暂停打牌,先做“俯卧撑”或“深蹲”。刚开始,小关在旁边观看三人打扑克。后来,江同学先输了,就停下来做了100下俯卧撑。江同学做完俯卧撑后有点累,就没有继续打扑克。于是,原本充当“旁观者”的小关主动加入,与翁同学、谢同学继续打了半小时左右。
      他们三人打到晚上8点多,小关输了。他选择做100下“深蹲”,可是,刚刚做完,小关就感到难受,隔了几分钟小关忽然倒地,不省人事。
      看到小关晕倒,同学们都吓坏了,立刻通知了医务室和老师,老师和医务室护士赶到宿舍,护士为小关实施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20分钟后,“120”急救人员也到达现场,不过他们查看后,确认小关已经死亡。 事发后,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对小关的死亡原因作出鉴定意见,认为小关属于“胸腺淋巴体质”。这种体质的人,表面可能看不出异常,但实际体质脆弱,应激能力差,可能因轻微的疾病或刺激而发生猝死。
       ■庭审焦点■
      牌友要不要担责
      肖女士认为,如果小关没有被拉进去玩“斗地主”,也没有被罚100下“深蹲”,悲剧就不会发生,因此,她起诉要求,小关的三个室友对他的死亡承担三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让位”给小关的江同学第一个“叫冤”,他在第一轮后,就退出游戏,并没有和小关一起打牌。另外两个跟小关一起打牌的室友则辩解说,“斗地主”只是为了娱乐,大家也不知道他体质特殊,做不了“深蹲”。他们说,小关输到100下后,三人便停止打牌,各忙各的,当时谢同学去洗澡及洗衣服,翁同学在床上玩手机,没有人强求小关做满100下“深蹲”。是小关自己太认真了,主动做完100下。这两名牌友还说,他们打牌并不违法,而且,也不能证明打牌和小关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所以,虽然他们二人对小关的死亡也“深表同情”,但不能让他们承担赔偿责任。
      在法庭上,肖女士还提出,学校也要为小关之死承担责任。作为第一被告的学校则答辩说,关同学自身的“特殊体质”是其猝死的唯一原因,校方在此事件中没有责任。
      ■法官说法■
       学校牌友适当补偿
      本案承办法官张春雷认为,打扑克属正常的娱乐活动,虽然参与者约定输牌要做俯卧撑或下蹲站起,但该约定并不会对一般人的身体造成损害。小关是在江同学退出后加入打扑克的,江同学、翁同学、谢同学均不知道小关具有胸腺淋巴体质,且在打扑克过程中并未有人与小关发生争执或冲突。在小关做下蹲站起过程中,三位同学并无强迫或监督执行行为。在小关倒地后,三位同学及时通知老师和学校医务人员并拨打“120”,已尽到了必要的救助义务。因此,从事故发生前后情况看,三位同学对小关死亡的结果不存在过错。
      张春雷分析说,学校设有经卫生局核准登记的医务室,并聘请了具有相应资质的一名医生和三名护士,具有处理一般伤病事故的功能。在小关发生事故后,值班护士接到通知并及时到现场对小关进行了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学校老师也在接到电话后赶到现场,“120”也在事故发生后20分钟左右到场。综上,学校在事故发生后履行了必要的救助义务,并无疏于或延误救护的行为,因此对小关的死亡结果亦不存在过错。
      但是,因打扑克约定做下蹲站起可能是小关猝死的诱发因素,且事故发生于小关在学校学习期间,事故地点亦在学生宿舍,故考虑到肖女士的家庭经济状况和学校、翁同学、谢同学的经济承受能力,为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最后法院认为应由学校、翁同学、谢同学酌情补偿肖女士的部分经济损失。
      ■专家观点■
      根据公平原则
      没错也要补偿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说:猝死通常是意外死亡事件,而意外事件是指虽然在客观上造成了损害结果,但原因不是出于行为人的故意或者过错,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事件。
      虽然本案各方被告对受害人的不幸不存在主观上的过错,也不应承担法律上的赔偿责任,但由于与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联系(即诱因),因此,本案中法院依据公平原则,作出的精神损失补偿判决是正确的。
      公平原则可以使双方当事人利益失去的平衡得以恢复,对受害方起到抚慰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平价值目标的实现。
 
来源:人民法院报(本报记者 郑金雄 本报通讯员 周赞马)